首页 >> 资讯与知识 >> 冬虫夏草知识
冬虫夏草之谜,亟待更深入的基础研究
发布时间:2018-06-04

  因“抗癌”疑云而起,服用冬虫夏草是否会砷中毒,也被重新翻出来成为议论焦点。

  2016年2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总局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称,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进行监测检验发现,砷含量为4.4—9.9mg/kg,超出了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1.0mg/kg。

  “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这份公告称。

  冬虫夏草中的砷,来源于其所生长的土壤。

  “很多真菌都有富集重金属的作用。青藏高原矿产丰富,如果土壤里砷的含量比较高,冬虫夏草的砷含量就会超标。”刘杏忠说,但是这份提示对冬虫夏草砷超标的问题并未解释清楚。因为有机砷是对身体有益的,只有无机砷才是有害的。

  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也认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这份公告值得“进一步商榷”:它只公布了冬虫夏草中砷的含量,并未区分有机砷和无机砷。

  不仅消费市场是非多,就连研究冬虫夏草的科研人员之间,也有巨大分歧。用刘杏忠的话说,“一开会就吵就争”。

  “分歧主要源于,从不同角度研究冬虫夏草的人,对它的认识有很大不同。”刘杏忠告诉记者,从真菌分类的角度来看,冬虫夏草是一种真菌;从中药角度来看,冬虫夏草是一个整体,不能等同于真菌。

  因此,此次王成树团队的研究成果也引起一些争论。因为该团队的研究对象并不是天然冬虫夏草,而是一种冬虫夏草菌——中国被毛孢。

  “这是在近期的学术会议上,专家们交流、讨论十分热烈的地方。”李玉玲说,讨论的核心在于,对于其中一种真菌的研究结果,能否代表对天然冬虫夏草的研究结果?

  王成树则认为,作为冬虫夏草菌唯一的无性型,中国被毛孢是真正杀死蝙蝠蛾幼虫并使其长出“草”的真菌。在他看来,冬虫夏草是菌虫复合体,中国被毛孢是其中的菌,菌中没有合成虫草素的基因,虫中当然也没有。

  “每次开会讨论时,大家都各有论据,但又互相说服不了。”李玉玲说,多年来冬虫夏草引发的学术争议从未停止。

  谜底远未揭开

  业内共识还是有的:冬虫夏草的谜底远未揭开,亟待加强基础研究。

  这一点,李玉玲深有体会。她从1995年开始研究冬虫夏草,迄今已20多年。尽管如此,她不得不承认,直到如今研究团队对冬虫夏草的具体形成机制依然不清楚,之前提出的假设也一一被推翻。

  2015年由业内人士共同提出的《虫草产业发展金湖宣言》,指出了包括冬虫夏草在内的虫草产业所面临的诸多问题。

  这份宣言称,“目前虫草基础研究的不足显著限制了虫草产业的发展”,其中提到虫草活性组分不明、作用机制不清、产品质量标准不合理等。

  “冬虫夏草的基因组非常复杂,普通虫草的基因组大小大概40兆碱基对,冬虫夏草基因组大小则高达120兆,其中绝大多数基因的作用机制并不清楚。”刘杏忠告诉记者,冬虫夏草的基因组中包含大量重复片段,这为研究人员预测其基因组组装增加了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