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与知识 >> 冬虫夏草知识
冬虫夏草的未来 过度挖掘致使资源萎缩
发布时间:2018-06-26

  当下,冬虫夏草迎来又一轮采挖、收购期,但资源萎缩问题已摆在眼前。就在5月,生态环境部和中国科学院联合印发了《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大型真菌卷》(下称《红色名录》),冬虫夏草已被列入易危级别(Vulnerable,VU)。

  6月19日,多位青海西宁、西藏那曲、成都等批发商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草价格较去年同期高,行情看涨,货源走销较快。成都金牛区天龙中药行一位负责人指出,冬虫夏草资源不断减少,可能由于旅游开发,基础建设等,导致相当一部分地区绝收。“这导致收购、批发价格上涨,今年比去年平均上涨10%以上,很多库存都不够了,现在整个行业一部分货销往了港澳台、越南、菲律宾等地。”

  据了解,此前青海春天“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企业”的资格和冬虫夏草纯粉片“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身份先后被叫停后,青海春天也在开辟香港、澳门、韩国等渠道,与此同时,仍在申请6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保健食品新产品审批;另据了解,康美药业也有相关冬虫夏草成分保健品在等待审批中。

  在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看来,《红色名录》的发布意味着保健产品将不会再有新的审批,不属于药食同源的冬虫夏草未来市场受限会很大。“冬虫夏草菌已被列为‘易危’级别,政府基本不会再鼓励生产以它为原料的保健食品,现有的冬虫夏草保健食品有效批文延期的难度也将增大。”

  易危品种

  《红色名录》指出,分布在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的药用菌冬虫夏草,因过度采挖,其种群密度已大幅减少,加上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分布区不断萎缩,许多产地已很难发现冬虫夏草的踪迹。

  早在2014年,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就表示,据省畜牧科学院多年对产区样块的观察,近10年幼虫退化严重,原虫每年逐渐减少,只是不同地域存在着差异、快慢的比例。

  6月14日,南京一位中药批发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现在藏民在山上采挖到冬虫夏草并不容易。“花100万元从政府包一座山,有可能只挖到50万元的冬虫夏草。”

  6月19日,成都金牛区天龙中药行一位负责人也指出,冬虫夏草资源在不断减少,可能由于旅游开发,基础建设等,导致相当一部分地区绝收。“这导致收购、批发价格上涨,今年比去年平均上涨10%以上,很多库存都不够了,现在整个行业相当一部分货都销往了港澳台、越南、菲律宾等地。”

  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那曲县是冬虫夏草的产区之一,时下产区虫草已经大量上市,据那曲一位商家介绍,今年那曲虫草有减产的趋势,新草价格较去年同期高1万/斤。“目前2000-2100条售价在19万-21万,3000-3200条售价在15万-16万,4000条售价在12万-13.6万,那曲无数条虫草很少,商家经常与其他规格虫草混合出售,暂无价格。鲜草0.4-0.6克售价在35-40元/条,0.6-0.8克售价在45-50元/条,0.9-1.1克售价在55-65元/条,1.2克以上价格在80元/条以上。”

  因为数量减少,部分商家为了逐利,会雇人在冬虫夏草非正常采挖季节开挖。在2018年4月16日,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官网显示,该协会与青海省牧科院联合发表声明称,每年的4月份都会有少量未成形的子座(从虫体头部长出来的部分)短小的鲜草流入市场,据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调查,在青海东部个别地区和甘肃部分地区,因为海拔低,温度高,所以少量冬虫夏草会比高海拔地区的冬虫夏草早熟10多天。

  青海省牧科院研究员李玉玲表示 ,像这种子座都还没长成的冬虫夏草,是不健全的,就像是早产儿,看似外观没有大的差异,但由于采挖过早,实际上还没有真正完成冬虫夏草有效物质的积累。

  “并且由于子座过于短小,不同于正常时节的采挖,可以通过长出地表的子座来发现并进行采挖,而是需要大面积刨挖,这样的掘取方式是对冬虫夏草资源的掠夺。而且这样对于整体冬虫夏草的环境、植物、寄主昆虫的栖息地及再侵染的冬虫夏草菌源等等多方面都会造成灭生性的破坏,这种短视趋利的做法,将影响整个冬虫夏草行业的健康发展。”李玉玲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