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与知识 >> 冬虫夏草知识
冬虫夏草采挖季:牧民如何采挖虫草?
发布时间:2018-06-26

 央广网北京6月15日消息(记者张雷 葛修远)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青海是冬虫夏草主产区,年产量占全国总产量60%以上。六月以来,青海玉树、黄南、果洛及海南四个州全面进入冬虫夏草采挖季。这贵如黄金的“仙草”是如何采挖出来的?又是怎样走向全国的呢?日前,我们的记者跟随当地牧民和虫草经销商,一同走进青藏高原,全程体验虫草的采挖和销售过程。《又是一年采挖季,青藏高原觅仙草》,今天播出上篇。

  六月初,青藏高原的春天才扭捏地到来。凌晨五点,海拔超过4000米的玉树巴塘草原,太阳还在山脊的另一侧不肯露头,拂面清风也并不像杨柳那般温柔。玉树市小苏莽乡牧民普布的大女儿白苏最早起床,她要将昨晚牛群产生的新鲜牛粪收集起来,再背到晾晒场上,一点儿一点地摊开。晒干的牛粪,是普布一家做饭取暖的主要燃料。这时,家人们也陆续起床了。妻子扎西措毛忙着挤牦牛奶,二女儿德吉巴毛拎着水桶到附近的河里打水。每天清晨收集牛粪、挤奶、打水、做饭,是普布的妻子和女儿必做的事儿。屋子里,火炉里的干牛粪烧得正旺。普布和女婿、外孙们也都起床洗漱。谈笑间,大家对今天上山挖虫草的收获充满了憧憬。喝上一碗热腾腾的酥油茶,吃过香喷喷的糌粑,一天的劳作即将开始。给摩托车加满油,带足干粮,普布的女儿女婿出发了。房顶上,鸟儿欢快的唧唧喳喳叫个不停,似乎在为他们送行、祝福。“他们今天要骑摩托车过河去比较远的山上试一试。”普布的身体不太好,只能在附近海拔较低的山上试一试运气。

  我们跟着普布来到一处山坡。远远望去,高高的山顶上,已经有几个人影。越过一条湍急的小溪,我们和普布一起开始了虫草采挖之旅。海拔超过4300米,当地人健步如飞,而我们快走几步便气短心慌,脚步明显跟不上。

  “记者:这里的海拔多高?

  普布:“4300左右,那边那个山有4800。”

  寻找虫草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普布来到一片灌木丛,像侦察兵一样斜卧在草地上,目光在身前草丛中地毯式搜索。他告诉我们,这座山去年的产量不错。

  普布:“在热一些的地方,六月底到冷一些的地方找,现在到热一些的地方找。”

  一边走,普布一边给我们讲解寻找虫草的窍门。

  “记者:这个虫草露出多少?

  普布:“露出一点点。”

  虽然普布详细地给我们讲解、示范如何寻找虫草,但我们依旧摸不着门。虫草冒出地表的棒状真菌子座与周边还没有绿起来的枯草融为一体,即使虫草就在眼前,不仔细辨认仍然很难发现。

  每走三四步,普布就要趴到地上,或俯下身来,仔细端详周边的草地。如果没发现虫草,就起身往前走,三步一停,五步一坐,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记者:我看你这样一会儿起来一会坐下,累不累?

  普布:“累着呢。”

  虽然这个山坡去年虫草产量很高,但今天普布的运气并不太好,没找到一棵虫草。随着海拔不断升高,普布的眉头也紧锁了起来。时间还早,普布决定到东边山坡再试试运气。

  这时,我们回头向山脚下望去,才发现已经走出了很远。稀薄的空气,剧烈的高山反应,让我们切实体会到了登山的艰难。

  好不容易爬到东侧的山坡上,村里的其他人已经在山上了。

  普布:“没有挖到。昨天我在那边山上也是没有找到,换了一个地方才找到了5根。”

  很快,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采挖队伍就有了收获。

  发现虫草后,采挖者用三角形小锄头,将虫草周边的土整块挖起。取出虫草后,把挖出的土仔细回填,再用锄头把儿砸实。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这块草坪被挖开过。

  普布:“这样挖可以保护环境。以前有外面来的,他们不管这些,就是为了挖虫草,挖了就走。”

  普布告诉我们,前些年有不少外人来挖虫草,破坏草场,乱扔垃圾。近两年,政府限制外来人上山挖虫草,对当地牧民挖虫草也严格要求,大家都能自觉地保护环境。

  玉树州政法委副书记桑丁它次告诉我们,这一切的出发点,就是把价格交给市场,把管理交给群众。

  桑丁它次:“州委州政府出台一个制度,政府加强执法和服务老百姓,把管理交给群众,价格交给市场,实现了虫草采集管理工作的科学化、高效化、法制化”。

  海拔4300米,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来寻找虫草。看来今天的普布缺少一点运气,那么普布一家今年究竟能不能采到虫草?牧民们采到的虫草又是怎样走向全国的呢?